重生:权佞(NP,H)

第1章:朝堂笑柄

类别:肉文辣文 作者:青天白日梦 本章:第1章:朝堂笑柄

    百年前,洲大陆战火纷飞,哀鸿遍野,民不聊生,就在此时,赫连兄弟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哥哥赫连铭善武,出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。弟弟赫连锦善,运筹帷幄决胜千里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一一武配合默契,短短十年便一统洲,建大渝王朝,结束了长达485年的群雄割据局面。

    可惜天无二日民无二主,纵使兄弟二人再和睦,皇位却只能由一人担任,朝堂之上,诸位大臣为此事剑拔弩张。最终,弟弟赫连锦主动推举哥哥赫连铭为帝,自己甘为人臣,此事就此算是平息了下去。赫连铭就此继位史称圣祖。

    圣祖感其兄弟仁爱之心意,逐对天发誓在自己百年之后必将其位归还赫连锦一脉。

    赫连锦被封皇亲王,地位仅次于皇帝,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

    结果不过五年,翰林院遭雷火袭击,赫连锦为抢救新编写成的《大渝宪律》被困火海,最终因伤重不治,撒手人寰。王妃自请携退居极北封地,甘愿世代为臣为大渝守土戍边。

    圣祖念其遗脉孤儿寡母辛苦,逐驳回王妃奏折按照东宫制式与庆州建怀圣宫,封卢氏为圣皇后,用度仪仗与皇后齐。其长为圣皇,一切用度仪仗与太齐。次为圣亲王,一切按亲王仪制。以后孙可按皇族嫡亲排字命名,分别为“智信仁勇,奉天承德,忠廉恪礼”

    ++++++++

    大渝建国后,圣祖为了社会安定,于是将全天下所有人员划分为五等十五级。五等分别是:贵、通贵、亲贵、庶民和贱民。

    其,贵等分为:宗籍和贵籍,分别是皇室宗亲和身有爵位之人和家属。

    而通贵指的是皇上所聘请的客卿和朝廷的五品以上官员及家属。客卿为贤籍,官员为辅籍。

    亲贵里,官,指的是五品以下官员及家属,这是可以在两代内承父籍的。而剩下的三个却只有自身为此户籍,孙不世袭。士,为科殿试前十名生员或者国监在册学。将,为武科殿试前十名生员、大军礼得胜学员。学,学院学、民间教书先生、点将台学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庶民,分为农、工、商、武,这个比较好理解,就是按照家里所从事的行业来划分的。

    再来就是贱民,分别是伶、流、奴,这三个。伶为卖艺不卖身的表演者本人及家属。流则是流民,没有固定工作的人员及家属。而最后一个奴则是战场俘虏、罪人、娼妓及其家属。

    庶民与贱民的户籍都是继承的。

    大渝等级分明,各级都有相对应的吃穿住用行标准,任何人违反标准都会受到严重的惩罚,轻则贬籍,重则抄家。所以在大渝每人的身份几乎是一眼就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处就是各司其职,方便在乱世迅速的稳定了社会,而坏处就是等级太过分明,一个人如果出身低微,他不但要负担繁重的徭役和兵役,还没有参加选秀和科举的权利。也就是说,一辈想翻身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转眼过去了整整一百多年的时间,看似稳定的大渝其实已经腐朽溃烂,权贵世代享受荣华富贵,而百姓们却永无翻身之日,渐渐的,民怨已经在不知不觉见慢慢的高涨了。

    ++++

    州历1169年,大渝天德二十八年,初春。

    寒川城位于大渝国土的东北,这里四季分明,物产丰富,民风彪悍,一直以来都是大渝抵挡北方游牧民族的屏障。这里同大渝其他的城池一样,都是当年分封给各位开国元勋的封地,世袭罔替,承父业。寒川城现任城主名叫韩首诚,世袭父亲的韩国公。

    此刻的寒川城外,一队三十多人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护送一辆马车缓缓前进。马车造型规矩,却不难看出做工精细,用料考究,加之在马车的左前角挂着一个纯金铃铛,一眼就能看出马车归属于“贵”籍人家所有。

    车坐的是一男两女,男的面色白皙,下巴光洁,唇上留着淡淡的胡须,修剪的十分整齐干净,头上配着白玉发冠,长袖阔袍,腰间环佩叮当,看上去风度翩翩。此人正是,韩首诚原配夫人唐茹欣所生的独,名衍,字昭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靠的比较近的一个女和他年纪相仿,头发全部盘起梳成当下最流行的妇人发髻,发间点缀着几只精致的朱钗,女人长得眉清目秀,很是端庄大方。这人便是韩昭的发妻,宁国侯长女,陆红凝。

    而坐在车门边的那个女却是比两人年纪小了很多,大概十五岁的模样,头发梳的是未出阁姑娘的样式,一身鹅黄色的衣服让她看起来十分的活泼俏丽。圆乎乎的小脸透着那个年纪独有的青涩,一双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圆溜溜的杏核眼,鼻头纤小,嘴唇丰满红润,长相虽说并不美艳但也算是灵动可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位小姑娘此刻正是满脸的苦大仇深表情,脸都快皱成包了,一点笑模样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瑶瑶,你看什么呢?看了这么久了!”  陆红凝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门边的女孩嘴巴撅起老高,说道:“看大树!”

    韩昭看到女孩的表情,摇了摇头,笑着说道:“这不是你自己非得要求着参加的吗?为此闹得几乎满朝堂皆知,怎的启程了,你又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门边的女孩顿时欲哭无泪,心暗骂:老娘才不想去参加呢!那是这副身的原主人得了失心疯,非得要成这朝堂笑柄,你作为哥哥不但不劝阻,居然还推波助澜。真真是让人气的肚疼。

    宋菱染在一个月前睁开眼睛就发现那个白胡老头果然没有骗她,她居然真的“借尸还魂”重生了,而且还是生在了16年前。可惜,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因为她已经不是宋菱染了,她还魂在了寒川韩国公府三小姐韩清瑶的身上。

    本来她以为这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娇小姐,这也算是老头帮她弄了个好身份,可是当她收到老头给她的这具身体的记忆时,她顿时就在心里骂街了。

    这身简直就是个缺心眼的,不单琴棋书画样样稀松,就连一般的学业也是吊在最后面的。也些也都算了,反正宋菱染也是个一看见书本就头疼的性。

    最让宋菱染接受不了的是,这人居然是个大花痴,还是个全大渝出名的花痴。据说在半年前,韩清瑶在天都宫宴上见到了当今庆王赫连奉祥,从此一见钟情,非君不嫁。

    回到家非得要和自己的未婚夫退婚,嫁给庆王。韩清瑶的未婚夫是兴安伯之尹天枢。虽说这兴安伯只是个伯爵,跟她家的公爵低了那么一等。但是人家兴安伯可是实实在在的皇亲国戚,圣皇赫连锦的后人。只因祖上掺和进了一桩谋反案,他们这一支才被夺了国姓,改性尹。

    而这个尹天枢也是个硬脾气,无论韩家如何的软硬兼施,他就是梗着脖不答应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对韩清瑶如何钟情。他们两人基本就没见过几面,自然谈不上什么情谊。只因两人的婚事是已故的太皇太后定下的,如今这韩清瑶非得要退婚,简直就是在打皇家的脸。所以为了自家颜面,也为了皇家颜面,这个婚绝对是不能退的,至少不能由韩家来退。

    最后这事居然惊动了皇上,虽然韩国公是戍边诸侯,手握有实权不能得罪。但是皇上就算再不待见尹家父,总归是自己家亲戚,加之最近这些年,他们父还是任劳任怨的,若是真的将韩清瑶嫁给旁人,他怕落个亏待圣王后人的名声。于是他直接传口谕给韩国公,让他好好管教女儿,不要这么伤风败俗。

    韩国公果然雷霆手段,没过几天就听说这位大小姐改过自新,不再惦记庆王了。这事本来算是暂时压下了,可是谁知这韩清瑶在得知庆王新任敬武院的名誉先生时,她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。

    敬武院是唐家开设,而唐家正是韩清瑶的母家,得到了这个可以近水楼台的消息。她居然开始动起了日久生情的主意,非得要进敬武院学习兵书战策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这人醉翁之意不在酒,自然没人同意,可是偏偏这个韩清瑶实在是太能闹腾了,光是自己用那歪歪扭扭的字写给皇上的书信就是厚厚一摞。皇上碍于韩家的面,也不好太过苛责,况且人家只是申请学习而已,也没理由拒绝吧?于是就想出一个办法,破格允许韩清瑶进入唐家开设的“敬武院”。

    并暗示意让敬武院务必多加为难,让她知难而退,可是毕竟敬武院是唐家建立的,皇上也只能点到为止,不好深说。另一方面也暗自嘱咐庆王稍作忍耐,等待时机好将这个韩清瑶逐出敬武院。

    宋菱染,不,现在是韩清瑶,她现在是一万个不愿意成为这个“朝堂笑柄”,可是即便她在心里骂出了花,那个老头也再没出现过,于是她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自己的哥哥嫂嫂,一路奔着宁州的敬武院出发了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别看两人不是一个母亲生的,但是这个韩昭对韩清瑶是真的宠。

    当年韩昭的母亲唐茹欣嫁入韩家后生下他就撒手人寰了,只留下个嗷嗷待哺的孩。韩首诚怕孩受委屈于是便同意娶了唐茹欣的亲妹妹唐茹华,谁知道两姐妹性完全不同。姐姐是个温柔贤惠的,妹妹却是个泼辣的,韩首诚对唐茹华多有微词。可是偏偏这个唐茹华对姐姐的儿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孩一般真心疼爱,一时间韩首诚为了儿也就忍耐了好些年,期间,就生下了韩清瑶。这之后虽然两人还是无法做到举案齐眉,但终究也是看在两个孩的面上和平共处了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重生:权佞(NP,H)》,方便以后阅读重生:权佞(NP,H)第1章:朝堂笑柄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重生:权佞(NP,H)第1章:朝堂笑柄并对重生:权佞(NP,H)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