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行歌

虐待

类别:肉文辣文 作者:猛二哥 本章:虐待

    贺时渡已经许久没有听过能让他笑一整天的笑话了。

    南池结束议会,楼仲康瞧瞧问时复:“二爷,大司马是昨夜在宫里被气坏脑了吗?”

    昨夜乞巧宫宴上,皇帝借皇之口公然讨要北府兵的兵权,他顾念皇的前程,当下便将北府营送让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要长着双眼睛的人都看到他退让了,此前,几乎未曾有人见他退让过。

    时复倒不为此忧心。

    皇帝这半年大费苦心力排众议设立武尉司,目的就是要慢慢分出大司马的兵权,架空大司马的位置,然而武尉司的人千挑万选,最终还是妥协似的选了皇。只有皇掌管武尉司,才能令贺家交出兵权。

    且初次分权,皇帝也不敢大开口,只是要去了原攻城战最无用的北府骑兵。

    只是朝兵权流动,事关楼仲康这个车骑将军,时复怕他因此意气用事而怠慢攻阳城的计划,遂道:“你若真为兄长不平,此时更该低调行事,待攻取阳城,兄长便能名正言顺要回北府营。”

    末了他拍拍楼仲康的肩:“楼将军,尔等良将,正是兄长的底气。”

    楼仲康一听这话立马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楼仲康身影才消失在时复的视线里,贺时渡从一旁的假山后走出来:“幸而你是我亲生弟兄,要不然我手下的人叫你这般鼓动,将是一大患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正是怕楼将军对你一片丹心,上朝为你鸣不平反挡了皇的路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日你在皇那里多打点些,圣人与太定正寻着法要他离开武尉司,将北府兵权名正言顺移交太手上。”

    时复走路慢,贺时渡也特地放慢步,兄弟二人沿着小径散步,不久就听见了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时复一下就知道那笑声是谁的了,能在贺公府笑得这样无忧无虑的,只有檀檀,反而是一旁的贺时渡怔了一会儿,不知是谁在小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小径尽头,隔了一段距离便看见凉亭里檀檀正在与平昌公主同读一本书。平昌公主脸上泛着浓郁的笑意,一旁的檀檀已是捧腹大笑,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时复看到这场面,也不觉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一旁的兄长问道:“你喜欢她?”

    闻言,他敛住笑意:“檀檀天真烂漫,兄长不也很喜欢她么?”

    贺时渡轻蔑地笑了声。

    二人不觉已经站了良久了,贺时渡忽然问:“她们二人,不是吵架了么?”

    “姑娘家总是很容易吵起来,又很容易和好的。”

    是阿瑾先看见了树下站着的大司马和二公提醒了平昌公主,平昌公主立马合住书页,很快就恢复了平素里凌厉的模样。檀檀方才笑得腰疼,站起来要与二人行礼时,险向前摔了一跤,好在时复搭手扶助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平昌公主叫另一名婢女将她们方才看的书收回去,谁也没瞧见那本书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贺时渡很好奇,什么样的书能让檀檀笑得跟个傻似的。

    阿瑾忙为二人斟茶,贺时渡接过茶:“果然还是阿瑾懂事。”

    平昌公主轻剜了眼他:“既然阿瑾懂事,不如叫她去南池伺候。阿琴一个人既要服侍大司马又要照顾檀檀,总会有忙不过来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公主分明知道南池不留外人的规矩,便不要出这些无用的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檀檀打心眼里觉得贺时渡这人小肚鸡肠。

    她被揪回南池,一路都没什么好脸色,比之方才与平昌公主一同时,像完全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贺时渡逼她陪自己下棋,没耗多久时间她已输了四五局。“方才花园里你与平昌在看什么书?”

    “你去问阿瑾呀,反正平昌公主不论做什么事,她都会汇报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对南池的事一清二楚,可檀檀是不知道么?这世上没有敢与我顶嘴的活人。”

    好好的一盘棋被推到,棋落了檀檀一身。贺时渡欺身上来,扬手抽开檀檀的腰带,裙裳皆松散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瞬,檀檀觉得他像个披着狐狸皮的狼。

    他总是在风流地笑,与其它人家的纨绔并无两样,可他的内里残忍暴戾,天性嗜血。

    她是没有母鸡庇护的小鸡,是走失的小兔,总之,注定是要被他欺负的。

    那握惯了刀剑和鞭的手,空荡荡地拍在少女柔嫩娇俏的臀肉上,一丝怜悯都不余。

    一连数十下巴掌打在臀上,檀檀咬紧袖,眼泪啪嗒啪嗒地地板上砸。

    她更能确定贺时渡不喜欢自己了,他喜欢兰娘、喜欢贺公府养着的那些舞姬,甚至喜欢阿瑾,就是不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若她早在乞巧节前就知道赠荷囊是定情之意,昨日无论如何都不会动针线给他缝那只鹰的。

    玉臀上积了五根分明的指印,贺时渡才停了手。

    “再敢忤逆我便不是这样的惩罚了。”

    他轻地说道,末了还要埋怨一句:“打得人手心疼。”

    檀檀忍着疼将自己的裤穿好,又急急忙忙系上衣带。她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睁着一双圆眼睛不住地流眼泪。

    贺时渡揉着自己的手腕,唤来阿琴带檀檀去上药。

    他去一趟皇的府邸上回来,阿琴焦急地在院里踱步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姑娘回了自己的小屋里,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让人上药,晚膳也没有动过,就连她最爱的牛乳糕也一口没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将饭菜重新送过去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阿琴欲言又止,贺时渡侧目道:“阿琴啊,她是燕国的公主,无论你对她多好,她也不会感激你的,你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。”

    阿琴垂头应“是”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檀檀一见到贺时渡,便拿被盖住脑袋。

    “檀檀若闷死了自己,谁来杀我?”

    他很顺手地就掀开了被。

    檀檀屁股有伤躺不成,只能趴着。贺时渡眯着眼凑近她:“不好好吃饭怎么有力气杀我呢?”

    他端起热粥,以汤勺搅动了几下,舀起一勺粥又反复吹了几次,等那热气快没了,便在檀檀水汪汪的注视下送进了自己的口。

    皇才接手了北府兵,皇帝便命他计划裁军,他与皇商议至天黑,期间就只喝了几口茶。

    粥和小菜都被他吃光了,等他漱口回来,檀檀面向里侧背朝他,仍旧只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不惯着她的脾气,掀开被然后还要去掀她的裙,檀檀吓得立马抓住自己的腰带:“禽兽!”

    “禽什么兽?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?”他皱眉,“不脱裤怎么上药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想将我的手印永远留在你屁股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...我不要。”她越说声音越小,生怕他说的成真。

    最终檀檀还是扭扭捏捏地脱了裤,不过却很聪明地拿被掩住了腿部其它地方。贺时渡默默翻个白眼:他又不是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凝脂的臀上落着一方青紫色的巴掌印,他将手上已划开的药膏轻轻涂在那块青紫上,同时听到檀檀发出“嘶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有些疼的,你忍一忍罢。”他一边将药膏在檀檀有伤的地方揉开,一边道:“我与时复从小就盼着有个妹妹,但若是贺公府的千金,必然比你智慧许多。”

    檀檀咬唇不语,心里想,若他有个亲妹妹,可舍得她被人欺负?

    当年嘉宁皇后与她被送到贺公府,大司马纳了娘亲,又要她做女儿,那时侯时复认下了她做妹妹,贺时渡却从没接纳过她。

    饶是她曾试图讨好她,叫他“大哥哥”,他都会当着他的面叫她燕国的亡国奴。

    贺时渡不喜欢燕国人,所以借赵国之手灭了燕国。

    贺时渡也不喜欢她,所以他早晚都会灭掉她的。

    檀檀觉得自己像是一粒轻飘飘的尘埃,就算被贺时渡踩死在脚下,也回不去她的燕国了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上药时难免碰到其它的地方,花心软糯的触感诱着他,贺时渡上完药,并无替檀檀穿好裤的打算,反而拉开被,将莹洁的双腿暴露在外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檀檀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将两条腿捞到怀,不怀好意地笑道:“檀檀说的没有错,我是禽兽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很痛...我...我用手帮你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p.s  今天也没有杀10°

    昨天那个问题的答案卖个关,后再揭晓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短行歌》,方便以后阅读短行歌虐待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短行歌虐待并对短行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