侍婢(剧情向H文)

第十三章心意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月夜清歌起~~ 本章:第十三章心意

    “侯..侯爷...”佩儿手足无措地站在院里看着几日未见的吴樾,不知道自己此刻该如何行礼,只能傻傻站着。

    “嗯...身体...好些了吗?”吴樾看着别处,声音淡然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...”佩儿低头,呐呐答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斗胆回爷的话,”玫儿脆生生地开口,“侯爷挂心总请李大夫来瞧,姨娘身体已经见天儿好了,这会李大夫还在里面写方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外面风大,进去吧。”吴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玫儿示意小丫头打起门帘,扶着佩儿,跟着吴樾进了房间。李瑾言刚好放下笔,起身向吴樾微微执礼,便将方递给了走过来的玫儿,低声嘱咐了几句平时需注意和忌讳的事项,便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吴樾看着呆呆站在一边低着头手足无措的佩儿,心里一动,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就已经伸手拉过佩儿,搂入怀里。

    吴樾闭眼轻嗅着发香,正欲说什么,却发现怀里的小女人正在瑟瑟抖动。便轻轻松开她,将她拉离怀里,仔细查看,只见她眼圈微红,唇色却发白。确认她并不是生病了,才微微叹气:“别怕,那晚的事...不会再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佩儿好似没听懂,抬头看着他,眼里还含着泪,沾湿了睫毛,看上去可怜极了。吴樾心里一片柔软,恨不得立刻把这个女人揉进怀里,狠狠疼爱,刚搂入怀里,吻上她的耳后,就听到了佩儿小猫儿似的轻哼。

    “这个药性太烈,且又一次用了太多,在药性解掉之前,最好不要行房事...否则,只怕会伤了她的身。”

    “伤了身...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淫毒入脑,再难控制自身情欲,一旦浅尝,非尽兴而不可止。长此以往,伤及根本,于寿数也大有损害。”

    吴樾轻叹,想起那晚李瑾言的话,心里暗暗愧疚,只能强行压下躁动的邪火,退开少许,一手拉着佩儿的小手,轻轻捏着,心不在焉地问:“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以前?”佩儿诧异。

    “就是...就是进绮云楼之前。”

    佩儿摇了摇头,答道:“不记得,芸娘说奴婢生病烧坏了脑。”

    吴樾叹气,不再多问,只将她轻轻搂紧怀里。心下对于她的过去更是介怀了,只是顺着芸娘的线索去调查的人一直还未有消息传来。且这么多年过去了,只怕很难问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吴樾一方面因为李瑾言的话不敢多加亲近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心里不确定近乡情更怯,所以一连多日都躲着不敢来看佩儿,今日路过院外,站了许久,终是忍不住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而被轻轻搂在怀里的佩儿却是鼻一酸,不住地流泪,那晚之后,自己对这个男人很是惧怕,心里也隐隐的失落于男人的薄情,可是自己心里那份隐隐的期待却怎么也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此刻,这般柔情蜜意让佩儿患得患失,害怕美梦过后又是一场苦痛的噩梦。

    玫儿送走李瑾言、端着茶点再进来时,就看到佩儿被侯爷抱在怀里,两人静静搂着也不说话,玫儿悄悄红了脸,轻轻放下茶点蹑手蹑脚地就准备退下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吴樾开口叫住了已退到门边的玫儿,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女人,柔声问:“饿了吗?”

    佩儿愣了愣,刚摇了摇头,又在吴樾的注视下,心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吴樾低笑一声,朗声道:“吩咐厨房多做几道清淡的小菜和汤羹,”复又低头看着佩儿,“我在这陪你吃。”

    玫儿笑着应声去了,佩儿红着脸,“奴婢...谢侯爷...”

    “以后,别怕。虽然...”吴樾斟酌着开口,“虽然以后免不了多少要受些委屈,但是我会护着你,不让你受到伤害。”到底方氏是正妻,又一向没有行差踏错,自己总不能宠妾灭妻,何况在这个时代,这是名声大损的事。

    佩儿呆呆看着吴樾,侯爷说什么?说,他会护着她?不让她受到伤害?

    “虽然...可能不能让你怀上我的孩,但是。”吴樾为难地开口,“我会想办法。就算...真的没办法,我也会陪着你,不会让你孤单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...”佩儿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涌出泪水,感动到不知道说些什么去回应他的这番温情言语。虽然她不敢真的去相信侯爷会一辈疼爱自己,但是,只要有这句话就够了。

    吴樾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,伸手擦去佩儿眼角的泪水,轻轻在佩儿唇角啄了一下,惹得佩儿又一阵脸红。守在屋外的玫儿和棠儿也红着脸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黄昏的夕阳映照在闹市边的一家医馆的招牌上,匾额上用隶书写着“李氏医馆”四个字,可能因为是晚膳时分,医馆并没有病人往来,只有一两个小学徒在细细切药材,抬头看到李瑾言回来了,笑着道:“少东家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瑾言点了点头,放下药箱,清秀俊逸的脸上没有表情,“爷爷呢?”

    “师傅在后院呢,”小学徒悄声说道,“在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李瑾言深深叹了一口气,步履沉稳地向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刚入后院,就看到李恂李大夫正躺坐在院里的躺椅上,半眯着眼,看到李瑾言就冷哼一声,阴阳怪气地道:“舍得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李瑾言站在院里不动,静静道,树荫投映在他身上,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是声音里全是落寞,“我只是去看病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病?看谁的病?你的还是她的?”李恂气鼓鼓的跳起来,指着李瑾言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以为您一直都是懂我的。”李瑾言垂下眼眸,“明明之前您一直都...”

    “那是之前!”李恂的声音突然弱了下去,叹道,“你从来都是这样的倔性,要不是你倔了这么多年,我当初也不会破罐破摔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可是现在!”李恂似乎从什么回忆里清醒过来,再次拔高声线对李瑾言道,“现在你这样是要害死你自己呀!”

    李瑾言依旧低头不语,越是这个样越是让李恂气不可遏,手指颤抖地指着李瑾言,恨不得用手指戳死这个不争气的孙,“你如今已经十了,过完重阳就及冠了。你说,你还要等多少年?你真的...真的要让我们李家绝后吗?”

    “爷爷,除了她,我谁都不想要。”李瑾言低着头,一字一顿的说道,无比坚定。

    李恂显然已经知道李瑾言会这么说,懒得再多说了,只是走过李瑾言时,伸腿不轻不重地踹了他一脚,就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李瑾言抬头看着朝霞满天,嘴角牵起一丝苦笑。他心里放不下,放不下那个坚毅的女孩,那个无论如何都没有说过放弃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小言,你别看我比你矮,其实呀,我比你大。你要叫我姐姐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小言,我一定会逃出去,等我逃出去,我带你走遍天下!”

    “小言,我没事,只要他们打不死我,就算是打断腿我爬也要爬出去。”

    可是那个女孩却失踪了,在十年前的一场高热消失地无影无踪。现在再相见,却....

    阿芷,我究竟该怎么办?想让你记起过往,想起我;却害怕你记起过往,骄傲如你,若是记起一切,你怕是会疯掉。

    “小言,如果...咳....我是说如果,你长大后,模样还算俊俏,嗯...我就嫁给你!当然,你要是长残了...哈哈...我也能嫁给你,但是你要给我找个好看的小白脸才行。”

    女孩促狭的笑脸还在眼前,五岁的小女孩故意做出与一副与年龄不符的风流样,丝毫不羞涩的谈论着这些,逗得十岁的李瑾言两颊通红。

    阿芷,我长大了,模样也还算是俊俏,可你...已经不要我了...

    佩儿就这么养了好些天,隔日李瑾言都来诊脉,佩儿的病也终于养好了。李瑾言照旧沉默着收拾东西,却在欲离开前,神情古怪地深深看了佩儿一眼。

    佩儿总觉得这个李大夫有些眼熟,可自己从小都一直待在绮云楼,后来来侯府也没见过其他男人,想来也只是错觉罢,思及此处便抛至脑后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这些日吴樾每日都会来葳蕤阁,只是陪佩儿用膳,或是与她一起纳凉,偶尔留下过夜,也只是搂着她睡觉,却不肯碰她。

    佩儿心里虽然想要,倒也不敢开口。怕吴樾心里轻视自己。何况上次那晚,吴樾说的那些羞辱的话,句句都扎在佩儿的心里,自己不想他觉得自己是那般不知廉耻的女人。所以当吴樾叫人备水沐浴时,佩儿也只是低着头坐着针线,不敢抬眼看向内室隔间。

    侍奉沐浴的丫头准备好水之后就被吴樾遣出去了,吴樾身着亵衣亵裤走了出来,笑吟吟地向佩儿轻轻勾了勾手指:“来。”

    佩儿眨了眨眼,心下了然,轻轻放下针线,缓缓走过去。刚走进,吴樾就抓住了佩儿的手,拉着她走进了内室隔间,转身过来,异常温柔的轻轻一件件解去佩儿的衣衫。佩儿只觉得身旁浴桶冒出的热气,蒸的头晕乎乎的,脸也烧得厉害。

    待到两人都除去衣物,吴樾细细打量身前的小女人,才十四岁的身体,比起初来府里的时候,已经愈见诱人。吴樾轻轻叹息一声,将佩儿拥入怀里,沉重的呼吸散在佩儿的发间,激起她一阵阵轻颤。

    耳边响起男人诱惑般的声音:“我的宝贝,想要吗?”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侍婢(剧情向H文)》,方便以后阅读侍婢(剧情向H文)第十三章心意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侍婢(剧情向H文)第十三章心意并对侍婢(剧情向H文)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